追蹤
~進擊的巨人~160*170利艾一直線*泖龍闇煠*
關於部落格
~≧ω≦~啾咪~喵~Do~嘎~~利艾一直線~
噗浪:catofangel
  • 202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青春靈異事件簿

少年啊。
不要讓純真的心靈,被好奇心支配;不要用純白的手,打開封印的門。

黑色的秘密,憂鬱的過去。

不能被原諒的汙穢的真相,不願你知道的真實。

就在那一邊。


就是這裏了。司機金田一郎微笑著打開車門,少爺已經等你很久。


說實話,這種像從墳墓中升起的黑色鬼影般壓抑的古堡,實在沒有辦法讓人産生好印象。

很想知道這裏最初的主人,懷著何種心情在私人小島上建起這樣的鬼城。

裏面生活,不會壓抑到讓人想要自盡嗎?

連黝黑的鐵門開合的沈重,都像是喪鐘的聲音。


歡迎你, 越前 君。我是這裏的管家觀月初。

有張俊秀臉孔,卻讓人生厭的男人;虛僞的笑容和總在撥弄頭髮的修長手指。

我來爲你介紹一下:這兩位就是城堡的繼承人,周助少爺和裕太少爺。

感覺上……這兩個人真的是毫無相似之處呢,無害的微笑和叛逆的眼睛。

這就是從東京請到的少年陰陽師,越前龍馬。

請多多關照
——”

已經說過不要再讓這些騙人的靈媒踏進不二家!裕太粗魯地打斷越前程式般的問候,不管有沒有被幽靈詛咒,我都不會同意拍賣城堡!

裕太少爺,先容解釋。 越前 君,爲讓你瞭解委託的內容,我來說明一下。這座城堡原本由大小姐繼承, 後來 小姐失蹤,留下將之轉到弟弟名下的有效信件。但沒講清到底交給誰,而且少爺們的意見又不一致的樣子
……”

哥哥根本沒有權利賣掉它!

裕太,不二周助緩緩地說,這座城,是不祥的,賣掉它對我們都有好處。

姐姐才剛失蹤,離家出走的你就跑回來,爲的就是錢嗎?!

我倒是覺得,一直沈默的越前放下手中的茶杯,這種東西根本賣不了多少。

你!裕太被氣得臉色發青,你這小鬼
……”

那你就錯了, 越前 君;要知道,這個城裏保存了以前主人的收藏,包括二戰時得到的藝術品;僅僅那些,就價值10億以上。

越前笑笑:“10億日元?

……美元。不二周助更正了輕蔑的錯誤。

哦。淡淡的表情,火上澆油。

觀月先生,立刻把這個小鬼趕出去!


裕太少爺,您應該清楚,如果城堡真的被幽靈詛咒,拍賣就不能進行,因爲沒人願意買下不祥的地方。

那要這種小鬼來幹什麽?

可以驗證幽靈的真僞,別看他這樣年輕,在東京也是數一數二的呢。

無法反駁觀月的微笑;裕太只能把火氣發在面前的茶杯。丟下冷冷的威脅:你絕對別想把我和姐姐的賣掉!對這個家根本沒有感情的你……沒資格過問這裏的事!

重重的腳步聲在甩上的門內聽來依然刺耳。


讓你看到難堪的一幕了, 越前 君。不二家的問題有點複雜;不過你只要做好分內的事情就好,最好不要……多管閒事。

虛僞的男人,終於露出一點點破綻嗎?

我會盡力。如果這裏真的有幽靈的話。

這小鬼,在暗示什麽
……
觀月的臉上不快很快消失:我這就帶你去房間休息。


看樣子,已經捲入別人的家庭糾紛呢。雖然身爲職業陰陽師,早已經習慣。

但這次的委託,很特別。

越前望著窗外,夜色中平靜的海;深沈的藍,平靜的藍,魅惑的藍。
不知道深度,無法估計,一不小心還會被完全吞噬
……
可怕的藍色。


冰冷的手指突然襲上毫無防備的面頰;等到發覺,身體已經被限制在窗臺雙臂之間的小小空間。
這麽晚還不休息,難道你在等待幽靈的光臨?

耳邊的,溫熱的低語。

“……
記得已經把門關好了。

這座城堡可不是一般的仿製品;暗道和機關什麽的,有很多哦。

不管怎樣,你到這裏來幹什麽,不二……大少爺?”.

 

 

當然是來看你。
半夜三更,在委託人房間。大少爺,難道你想賄賂我,讓我說這裏根本沒有幽靈不成?

難道……你認爲這裏有幽靈嗎?

有年代的東西,難免會沾上什麽;要說到害人的惡靈
——”
沒有什麽比人更可怕。

陰陰的,話語;黑暗中聽來很像可怕的預言。


“……
話說回來,終於無法再忍受下去;和人說話,一定要這樣站在背後嗎?

那要看物件。

大少爺,我現在要睡覺了;請你放開好嗎?

睡覺?呵呵……好提議。

喂,你做什
——”
撐在窗臺的雙手突然收緊;不二周助微笑著欣賞越前毫無意義的掙紮。


你一個人在這麽大的房間睡,難道不會害怕嗎?

不會!你當我是什麽?!

可是……”不二周助順勢把懷裏的人壓倒在寬大柔軟的床上。

視線一下從海景變成天花板下的華蓋,越前一陣頭昏。

我會的。

溫柔卻不容置疑的緊擁;沒有更進一步的深入。

在這個家裏……我覺得害怕。


……
很想,一腳踢開這個頭腦有問題的傢夥。

但是從貼合的肌膚傳來的顫抖,確實不容懷疑的真實。

這個人很喜歡對別人撒嬌;以至於在這個找不到支點的家裏,會恐懼?

誰知道……管他那麽多。

無論如何,趕緊完成這次委託,就可以回到現代都市,遠離陰森的鬼堡。


爲什麽你堅持賣掉城堡?好像不二家絕對不缺錢用的樣子。

我想做的,並不是抛棄這裏。

喂喂……”這算是轉移話題,避重就輕嗎?

我想要抛棄的……是我自己。

好重……這個人打算抱到什麽時候啊!

還有你的頭髮蹭來蹭去很癢的!


前輩……你,連你的家人都不知道你到底在作些什麽嗎?

他們,應該說那個觀月很關心的;派了不少密探調查哦。

那些人很沒用吧?

誰知道呢;因爲……他們接受委託之後一個人也沒有再回去過。

哦。雖然不是太明白。


越前,只提醒你一件事情。

啊?

在城堡的下層,有一間被咒符封印的地下室;你,絕對不要接近那裏。

“……
無聊。

如果你做不到,我會讓你後悔的,你明白嗎?


陰暗的房間裏,那種居高臨下的微笑……比威脅本身更恐怖。

切。知道啦。最重要的是——你真的不打算回自己房間去嗎?!

你還是認命比較好。

爲什麽我要認命啊!

驟然響起的敲門聲解救了無計可施的少年。

越前君,你睡了嗎?出大事了!金田……金田他被殺了!

不會吧……未免太快了,所謂的詛咒
……
……第一個,已經死了嗎?

不二周助緩緩放開雙手。

終於獲得自由的少年,唯一想到的,就是快點打開房門。

你竟然會暈血。虧你還是什麽陰陽師。
很想反駁,看到那種情景,只要是人類都會吐;但軟軟地趴在水池邊,說什麽也沒效果。

剛才在現場別人嘔吐的時候,你還說什麽差得太遠。

剛才是剛才……這個傢夥不是很兇暴嗎?幹什麽一直呆在別人身後?

裕太,我照顧他吧;輪到你錄口供。看到周助過來,裕太轉過臉就走。

這兩兄弟,關係怎麽這樣惡劣?不……應該說是弟弟單方面的,討厭哥哥。


你在想什麽呢?

遞到唇邊的,是有淡淡檸檬香味的清茶。

“……
有點想解除約定,一開始還以爲只是地縛靈。誰知道竟然會有那麽噁心的
……
你打算支付違約金?

要很多?沒有什麽太明確的金錢觀念。


只要一晚就可以哦。如果是你的話。

一晚?什麽跟什麽啊?

就是
……”
不二大少爺,我一定會堅持到任務完成。即使不太明白也……知道很危險。

那就努力吧, 越前 君。這才是個開始。

才僅僅……是個開始?


金田一郎,死亡時間大約是昨晚10點到淩晨1點,死因是被刺穿心臟。奉命趕來的警官赤澤 吉郎 先生作出驗屍報告。

……可不可以不要再讓人回想起
——
那個花園角落的工具屋裏,粘稠的腥味讓視線和神志模糊在一片殷紅。


記憶裏的夢魘,都在蠢蠢欲動。

沒有不在現場證據的,只有負責整理花圃的柳澤慎也和周助少爺。


不二前輩那時明明和我在一起
……
原本是想這樣說;但突然伸過來的手捂住還沒有張開的唇。

不要說。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卻不容置疑的命令,就在耳邊。

哥哥,你在幹什麽?莫名其妙的親近;他們不是昨天下午才認識的嗎?

沒有什麽,只是越前他又想嘔吐了。

騙人專用的笑容……快放手吧!


喂喂……這小鬼真的行嗎?還是趕緊換人吧。

先聽我說完。赤澤皺皺眉,現場留下了似乎是drying message的血字——‘柳澤,我想指的就是 柳澤 先生。

喂喂……不要都看著我!柳澤一臉不滿,沒人蠢到殺人之後自己報案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