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進擊的巨人~160*170利艾一直線*泖龍闇煠*
關於部落格
~≧ω≦~啾咪~喵~Do~嘎~~利艾一直線~
噗浪:catofangel
  • 202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夜訪吸血鬼

就這樣,太公望仍舊留在趙公明的家裡頭,雖然生活過得有點無聊,太公望仍舊甘
之如飴;這一天,楊戩又要出門了,

   
「太公望,」楊戩說,
 「你這樣整天悶在家裡也不是辦法,你要不要考慮出去逛逛?」
太公望一邊幫楊戩調整領結一邊說:
 「我對這附近又不熟,等一下迷路了怎麼辦?」
   
「說得也對,」楊戩一臉認真的說,
 「以你的路痴程度,迷路絕對不是件困難的事情。」
   
「楊戩,你是很久欠我罵了是不是?」太公望說,一面「用力的」把領結拉緊,
   
「咳咳咳……」楊戩被勒得差點昏倒,「你謀殺親夫啊?」

聞言,太公望的臉立刻脹紅了起來,「你去死啦!」說著,手也更用力的「調整」
起領結,正當兩個人打打鬧鬧的時候,

   
「咳咳,」王天君出聲提醒沈醉在二人世界的兩個人:這裡還有一個人在,
   
「王天君啊?什麼事情?」楊戩迅速的恢復鎮定,
   
「楊戩,我十五分鐘前來看你的時候你已經在打領結,怎麼過了十五分鐘你還在
  打領結?」王天君出言挖苦二人,太公望只是笑嘻嘻的說:
   
「我手笨嘛!而且這條領帶有點舊了,不『用力』怎麼綁得起來呢?」

被兩個人修理的楊戩只能苦笑,「是啊是啊,我準備好了,走吧。」
但是王天君伸手擋住楊戩的去路,

   
「又怎麼了?」楊戩問,王天君示意楊戩低下頭,隨即湊在楊戩的耳邊小聲的說:
   
「你的襯衫!」
   
「我的襯衫?」楊戩疑惑的看了一下,
只見在太公望的打打鬧鬧之下,襯衫已經皺得亂七八糟,簡直比美抹布,

   
「給你十分鐘,十分鐘之內你要換好衣服到樓下去;否則趙公明一定會抓狂。」
   
「知道了。」楊戩說,隨即開始尋找襯衫。

看著這兩個人,王天君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但是……這樣的好日子能維持多久?
要是讓趙公明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的話,太公望一定會被他給殺了。

王天君太了解趙公明了,也因此,他更為太公望捏一把冷汗,雖說兩人的關係在王
天君幫忙隱瞞之下暫時沒有曝光,但是趙公明不笨,自己又還能幫他們瞞多久?王
天君閉上眼睛,心裡浮現起當年片段的情景……

 

    「紂王,你為什麼要幫我逃走?」少年楊戩說,紂王只是搖頭,
   
「我看不慣主人的行徑,你快逃吧!否則等主人回來就來不及了!」
   
「可是如果讓我逃走的話,你會被殺的!」
   
「沒有關係,希望你逃走之後忘記趙公明對你做過的一切,好好的活下去。」
紂王說著,「我只有一件事情拜託你。」
   
「什麼事情?」
紂王把王奕拉到楊戩面前,「我兒子比你小四歲,希望你可以跟他結為義兄弟,好
嗎?」(史上最強家族誕生!)

   
「為什麼這麼突然……
   
「不要問原因,只要回答我:好、還是不好?」
   
「好!」楊戩說,紂王笑了,
   
「既然如此,你快逃吧!」
   
「紂王……謝謝……」楊戩說,一面迅速的離開,
一旁的王奕看著楊戩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老爸,你為什麼要救楊戩?」
   
「因為我討厭趙公明。」紂王說,「連這樣的小孩也敢下手……
   
「不是吧?」王奕說,「我不覺得你這麼有正義感。」
   
「死小子,」紂王敲了王奕一記,「淨會消遣你老爸!」

 



   
「紂王!你說!楊戩人在哪裡?」盛怒的趙公明逼問著全身傷痕累累的紂王,
   
「我不會說的!」紂王一邊護著王奕一邊說,
   
「你難道不怕我殺了你的兒子?」
   
「小奕是難得一見的純種吸血鬼,他的功力比你還要高,根本不需要我為他操
  心!」嘴上這麼說,紂王仍舊下意識的把兒子抱得更緊,
   
「老爸……」紂王只是一味的護著兒子,眼前的趙公明一步步逼近紂王,
   
「你真的不肯說出楊戩的下落?」趙公明危險的瞇起眼睛,紂王搖頭,

瞬間,趙公明的手貫穿了紂王的胸膛,

   
「爸!!!!!!」血濺在王奕身上,王奕只能無助的看著父親在自己面前倒下,
   
「這就是背叛我的人的下場!」趙公明笑著,
   
「小奕……快走……」紂王這麼對兒子說,但是王奕搖頭,只是緊緊抱著父親;
沒多久,紂王在王奕懷裡嚥下最後一口氣,臨死前還喃喃唸著某個人的名字,就在
那瞬間,王天君下定了決心: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一定要背叛你!」

 



楊戩跟太公望都不知道:趙公明瘋狂的迷戀著楊戩,迷戀到「非得把他據為己有」
不可的狂戀。因此,當年他花了那麼多時間把楊戩拐走、教養楊戩,最後將楊戩據
為己有,但是一切計畫卻讓紂王破壞了;
對趙公明而言,這就像是小孩子最心愛的玩具被搶走一般的難以忍受,為了報復,
他殺了紂王,同時花了數百年的時間尋找楊戩。他想:像楊戩這樣已經習慣於繁華
生活的人,一定不會乖乖回到鄉下;為了這個理由,趙公明一直在各國最繁華的都
市旅行,就是為了尋找楊戩。

最後,楊戩還是被趙公明找到了,王天君永遠忘不了當時趙公明臉上的表情,有的
人說:「戀愛使人瘋狂」,看了趙公明的表現,王天君覺得這句話應該改成「單戀
使人瘋狂」。

如果讓趙公明知道太公望跟楊戩間的事情,難保太公望不會步上紂王的後塵,怎麼
辦?該怎麼辦?王天君無意識的咬著自己的指甲。

    **        **         **        **         **        **         **

或許是顧慮到記者吧?太公望用極為委婉的方式說明了自己跟楊戩的關係,
但是看著記者漲得通紅的臉,太公望嘆了口氣,
   
「你的臉皮還真薄……
記者連抬頭都不好意思,
   
「沒心理準備嘛!」

太公望一臉詫異的看著記者,
   
「我還以為你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記者沒有開口,但是看著白皙如貴公子的太公望,記者的腦海裡浮現出太公望跟一
個面目模糊的人交纏在一起的景象,這讓記者的臉變得更紅了,

   
「你沒事吧?」太公望說,一面把手放在記者的額頭上,
冰涼的體溫透過手掌傳到記者身上,記者隨即慌張的把太公望的手拍掉,
   
「我沒事啦!繼續、繼續。」記者說,一面試圖漠視仍殘留在肌膚上的觸感,

太公望看著記者,無聲的笑了。(師叔你……

    **        **         **        **         **        **         **

楊戩出門之後,太公望百無聊賴的坐在房間裡,

   
「你該試著出去逛逛。」楊戩的話浮現腦海,

其實太公望也不是沒動過這個念頭,不過以太公望超群絕倫的路痴天分,這個提議
是滿冒險的,

   
「太公望大人!」
外面傳來維納斯「黃鶯出谷」的聲音,太公望機靈靈的打了個冷顫,
   
「我還是出去好了!」剛打定主意,太公望隨即使用縮短空間逃出這棟房子……

 


漫無目的的在街上亂逛,太公望走到一間小小的咖啡館前面,

   
「進去坐一下吧。」太公望想,一邊走了進去,咖啡館裡頭人聲鼎沸,
太公望找到一個角落的桌子正要坐下的時候……
   
「小兄弟,不介意我跟你拼張桌子吧?」一個捧著一束黃色鬱金香的老人說,

太公望微笑著點頭,
   
「請坐。」
   
「謝謝。」老人坐下。

飲料上桌之後,一邊攪拌著杯子裡的紅茶,太公望一邊無聊的翻閱著桌上的雜誌,
老人直盯著太公望看,
   
「我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不是……」老人問著,「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呂望。」
   
「是嗎?」老人微笑,「你也叫望啊?今年幾歲了?」
太公望想了想,「十……五歲。」
這時老人臉上出現了明顯的失望神情,

   
「這束花真漂亮。」沒有話題,太公望只好開始找話題,
   
「是嗎?」老人顯然很高興,「這是要送給內人的。」
   
「真的嗎?」太公望笑了,「老伯的太太一定很幸福喔!」
老人仍舊笑著,「她在十幾年前就上天國了。」
太公望傻住了,「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有關係,」老人說,
 「其實她雖然過世很久了,我還是一直覺得她好像還在我身邊一樣。」
說著,老人有點羞澀的笑了,

   
「可是老伯不會寂寞嗎?」
   
「不,我怎麼會寂寞呢?」老人說,「我還有回憶陪著我啊!」
   
「回憶?」太公望問,
   
「人的生命就建立在回憶和希望上。」老人說,
 「你別看我這麼老了,我還有很多希望呢!」
   
「還有很多希望?」太公望感興趣的問著,
   
「對啊,」老人說,
 「很多商人最大的希望就是賺錢,我的希望就是兒孫們可以健康快樂。」
   
「老伯的野心很小呢!」太公望說,老人微笑,
   
「你跟我一個朋友很像。」
   
「跟老伯的朋友?」
   
「是啊,幼年時代的朋友。」老人說,
 「很巧的是:那個人的名字跟你的名字很像。」

太公望怔住了,老人繼續說:
 「我家就在對面,看到那間商店了嗎?要買東西可以過來,我會算你便宜一點。」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我跟你很投緣。」老人說,太公望看著鬱金香,
   
……
   
「等一下我們要去內人的墓上祭拜,我先到這裡等,晚一點我最疼愛的孫子會來
  接我。」老人說,一面向店外張望著,
   
「最疼愛的孫子?」太公望有點好奇,
   
「是啊,」老人說,「他跟我過世的內人長得很像。」

說著,一個年輕人走進來,
   
「爺爺!」
   
「喔,是太乙啊?我馬上來。」說著,老人站了起來,
   
「老爺爺!」太公望叫住老人,
   
「什麼事情啊?」老人慈祥的問,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玉鼎。」說著,老人向太公望點了下頭,「跟你喝茶很愉快。」
   
「我也是。」太公望說,一面看著玉鼎的滿頭白髮。(感謝玉鼎師匠犧牲色相
的演出。 BY 作者)

 



熱鬧的宴會裡,趙公明正悠然自得的穿梭在人群中,楊戩只是應酬式的敷衍著身旁
的男女,

   
「楊戩,你怎麼了?好像不怎麼高興的樣子。」趙公明說,楊戩沒有回答,
   
「不好好加油的話,你跟小可愛就沒有東西可以吃了喔!」趙公明提醒楊戩,
楊戩只是冷冷的看了趙公明一眼,
   
「不關你的事。」
說著,楊戩打算離開趙公明身邊,卻被趙公明一把拖住領子拉到走廊,(趙公明!
你真粗魯……

   
「你要做什麼?」楊戩氣急敗壞的拉好自己的外套,趙公明瞪著他,
   
「自從太公望留下來之後,你的態度越來越奇怪了!」
趙公明說,完全失去平時的冷靜,
   
「為什麼這麼覺得?」楊戩在心裡開始大喊不妙,
   
「你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壞,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趙公明說,手撫上楊戩的臉頰,(天啊!我為什麼會寫出這種東西!?)
楊戩一臉嫌惡的把趙公明的手拍掉,「不要碰我!」

看著楊戩的側面,趙公明恍然大悟的說:
 「是因為太公望對不對?你就是被太公望帶壞的對不對?」
   
「不是!」楊戩說,「因為我討厭你!」

「啪」的一聲,楊戩的臉頰挨了狠狠的一記,熱辣辣的感覺在臉上擴散開來,(
怎麼楊戩常被趙公明打?)


   
……你太令我失望了!」趙公明說,隨即忿然往裡頭走,
只留下楊戩一個人站在陽台上,溫柔的晚風輕撫著楊戩的臉,

   
……這樣回去的話,太公望一定又會擔心了……
這麼想著,楊戩走向休息室,一邊拼命的用冷水洗臉,
一邊洗,身邊傳來微弱的腳步聲,
   
「楊戩你沒事吧?」王天君說,但在看到楊戩的臉頰時,他皺了皺眉,
   
「又被趙公明打了?」
   
……」楊戩沒有作聲,王天君拿起一條毛巾,
   
「敷在臉上吧!起碼可以消腫。」王天君說,楊戩乖乖照做了,
一邊看著楊戩的動作,王天君搖頭嘆息,
   
「看樣子他現在打得比以前更勤……」王天君說,楊戩嘲諷似的開口說話:
   
「跟以前比,現在這種待遇算是很不錯的了。」
   
「怎麼會?跟……

王天君停了下來,因為他知道楊戩所謂『以前』的意思。毛巾滴著水,慢慢浸濕了
楊戩的上衣,過了一會兒,楊戩把毛巾拿開,
   
「還有點紅,不過不注意看的話根本看不出來。」
王天君說,楊戩沈默的揉著毛巾,
   
「謝謝。」
   
……你還是別再跟趙公明作對比較好。」王天君說,楊戩搖頭,
   
「我現在已經不是故意要跟趙公明作對。」
   
「那是什麼原因?」
   
「你聽過什麼叫做『反射動作』吧?」楊戩說,王天君閉上眼睛,
   
「我知道你討厭趙公明,可是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不必說你,連太公望也
  會……
   
「我知道,但是我無法克制我自己不去討厭他。」楊戩說,王天君只能嘆了口氣,
   
「那你好自為之吧。」說著,王天君離開了,只剩下楊戩一個人坐在原地。


那夜,太公望一看到楊戩回家就興奮的開口:
   
「我跟你講:我今天碰到玉鼎喔!他現在在城裡頭有間商店……
話還沒說完,楊戩已經堵住太公望的唇,太公望用力把楊戩推開,
   
「你今天有點反常……」但是楊戩仍然不等太公望把話說完就……

   
「楊戩?」事畢,太公望小小聲的叫著楊戩,「你今天心情不好?」

   
「沒有,」楊戩隨即否認,
 「我只是不喜歡聽你整天把另一個男人的名字掛在嘴上……」(楊戩吃醋囉!)
太公望哭笑不得的盯著楊戩,「你還真……
話還沒說完,楊戩伸手捂住太公望的嘴,

   
「噓……」楊戩豎起耳朵聽著房門外的動靜,他很肯定:有人在外面偷聽!
   
「怎麼了?」太公望無聲的動著嘴唇,楊戩掀起棉被起身,兩人隨即快速的套上
睡衣,(你們倆還真熟練…… BY 作者)

   
「是誰?」楊戩出聲叫著,只見王天君穿牆而入,(你被小申帶壞了嗎?)
   
「是你啊……」楊戩一臉安心的表情,
   
「楊戩,」王天君的臉色很不好看,「趙公明要我把這個拿給你。」
說著,王天君伸出手,掌心上躺著一朵黃色鬱金香;楊戩的臉色丕變,
   
「他叫你拿這個給我?」
   
「對啊。」王天君說,隨即準備離開,一旁的太公望只是直盯著楊戩的側面看,

此時楊戩叫住王天君:
   
「你剛剛……聽到了什麼?」楊戩問,臉微微泛紅,
   
「啊?」王天君摸摸頭,「我什麼都沒聽到啊!」
   
「那就好……」楊戩說,王天君隨即離開;

一邊走回自己的房間,王天君一邊琢磨著楊戩最後一個問句的含意,
   
「我聽到什麼?我才剛到而已,怎麼會聽到什麼?」

從另一個轉角處可以看見:一對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亮,微弱的月光投射在那頭金
髮上。

   
「楊戩……太公望……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楊戩回過頭,只見太公望一言不發的走進浴室,從浴室裡傳來嘩啦啦的水聲,
   
「這下慘了……」楊戩心想,隨即陪著笑容開口:
   
「呃……這個花其實……其實黃色鬱金香的花語是『無望的愛』,還有就是……
浴室內的水聲停了下來,楊戩更加心驚膽跳了起來,
   
「完了完了,不知道又要怎麼整我了……」一邊想,太公望拉開浴室的門出來了,
   
「你在浴室門口站崗啊?」太公望問,手上拿著條毛巾,
 「是怕我被水淹死嗎?」
   
「不是,其實我是要跟你解釋:趙公明送我的花大概是代表他對我死心了……
  咦?」話還沒說完,冰冷的毛巾貼上楊戩的臉頰,

   
「你以為我沒看出來嗎?」太公望說,「你又受傷了!」
   
「啊?」楊戩一時反應不過來,太公望說:
   
「我真搞不懂:為什麼每次你都乖乖的讓趙公明打,真是……還會痛嗎?」
   
……早就不痛了。」楊戩說,
   
「那好,」太公望把毛巾拿下來,「我要睡了,晚安。」
說著,毛巾一丟,太公望整個人縮回被窩裡頭,

   
「等、等一下!」難得的好氣氛,楊戩連忙跟著鑽進被子裡,
 「我還不想睡呢……」一邊說,楊戩一邊誘惑似的在太公望耳邊輕輕吹氣,
   
「別吵……我好睏喔……」說著,太公望已經抱著棉被睡著了,

楊戩哭笑不得的看著太公望,隨即跟著安然入眠……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終於交代了「黃色鬱金香」……但是不負責任的作者在這裡要宣布:
這篇故事快要結束啦!反正接下來的幾話才是真正的「重點」,(別搞錯!不是
SERVICE
場面那種「重點」!)請還在看的就有耐心一點、繼續看下去吧……

 

    楊戩:等一下!!!!!!
   
月華:楊、楊戩大人……
   
楊戩:(不懷好意的笑容)月華,上次妳騙我趙公明來了的帳,我好像還沒跟妳

    算嘛……
   
月華:可、可是在下讓你跟師叔有了進一步關係ㄟ!想當初普賢用核融合炸我我

    都沒寫了……(心虛)
   
楊戩:妳.......了!我明明跟師叔有限制級關係,為什麼只有輔導級
    場面?
   
月華:(冷汗)ㄟ……含蓄是中國人的美德嘛!
   
楊戩:(三尖刀備戰)什麼美德不美德?我比較注重實質享受!
   
月華:……救命啊!
   
哪吒:(一言不發的飛過來)
   
月華:咦?我的救星來了!
   
哪吒:妳是月華?
   
月華:對,有什麼……
   
哪吒:這是有人託我送來的信!

   
月華:(打開)
   
玉鼎+太乙:「月華,妳竟然敢讓我們變成祖孫!妳死定了!」
   
月華:(滿頭冷汗)他們跟你說了什麼嗎?
   
哪吒:玉鼎說「她比女媧還厲害」,(月華按:雖說歷史都是我操作的沒錯,但
    是也不能這麼說吧?)太乙說「她可以置我於死地」。(月華再按:天啊!
    太乙!你怕我死不成是吧?)
   
月華:沒、沒有啊!我哪有那麼厲害?
   
哪吒:還有……
   
月華:(無聲的哀嚎)還有啊?

   
哪吒:聞太師說「妳的力量可以達成任何人的心願」,(月華再再按:聞仲!枉
    費我把你寫得這麼好,你竟然……)普賢真人說「妳可以操作人的生死」。
    (月華再再再按:普賢!!!!!!)
   
月華:所以你來做什麼?
   
哪吒:我當然是來挑戰的……無差別攻擊發動!
   
月華:(一邊躲一邊大喊)楊戩!如果我死了就沒有SERVICE場面了!
   
楊戩:說得也是……哪吒停下來啊!
   
哪吒:(破壞的正興起沒聽到)
   
??:疾!
   
月華:誰?誰救了我一命?
   
太公望:是我啦!
   
月華:(感動得痛哭流涕)太感謝你了,真不愧是主角……
   
太公望:疾!

   
月華:(傷重倒地)為什麼用打神風打我……
   
太公望:月華,其實我已經忍耐很久了……「為什麼我每次都非得當受不可」!!!!!!

   
月華:(虛弱)我哪裡有寫過你是受君啊……你自己看清楚……
   
太公望:(回頭看文章)……嗯,不過為什麼我都被寫得像小媳婦一樣?

   
月華:哪有……
   
楊戩:對啊!我比較可憐吧?

   
太公望:哪有!我比較可憐!
   
楊戩:我比較可憐!
   
太公望:我比較可憐!

 

    兩人就這樣開始吵個不停,完全不理會傷重倒地的作者……


kaim
亂入:

月華大人保重(汗)
話說回來,這兩個人還真像是夫妻吵架呀……哇啊啊啊啊啊!

kaim跟著傷重倒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