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進擊的巨人~160*170利艾一直線*泖龍闇煠*
關於部落格
~≧ω≦~啾咪~喵~Do~嘎~~利艾一直線~
噗浪:catofangel
  • 202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夜訪吸血鬼

幾天之後,趙公明打算出門了,但是令楊戩他們不解的是:趙公明非但沒有要求楊
戩同行,甚至連他的三個寶貝妹妹和王天君都沒帶去,這是怎麼一回事?兩人都不
知道,但是兩個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趙公明一定有什麼陰謀!

但是不必說趙公明,光是維納斯他們三姊妹就夠受的了,一個整天都在吃東西,一
個又是整天都追著太公望跑,另一個則必須由王天君想盡辦法打發,幾天下來,三
個大男人都累垮了,(太公望跟王天君算大男人嗎?BY 作者)

   
「天啊!我終於可以理解趙公明的辛勞……」王天君說,一面搥著肩膀,
   
「還好吧?去找獵物比較麻煩,偏偏瑪丹娜又是一個大饕客……」楊戩說,
這幾天楊戩可是累得回家倒頭就睡,連「想入非非」的時間都沒有,
   
「你們那算什麼啊?」太公望揉著自己的腳,
 「哪像我?每天都要跟維納斯玩捉迷藏……
想起維納斯的「愛的追逐戰」,太公望不禁打了個寒顫,

   
「說真的,你這幾天的確滿辛苦的。」王天君對楊戩說,
   
「還好,不過我總是想不透:為什麼趙公明會做這種安排?」
   
「或許他有什麼打算吧?以趙公明的個性,他心中一定有腹案。」
楊戩說,一面把頭靠在椅背上,一旁的太公望看著楊戩,
   
「楊戩!」
被太公望十萬火急的聲音一嚇,楊戩的睡意全失,
   
「怎麼了?」
   
「沒、沒什麼……
太公望支支吾吾的說,剛剛楊戩的側面顯得血色盡失,簡直就像……
想太多了啦!太公望用力甩甩頭,卻甩不掉心頭的陰影……

 



在一幢優雅的巴洛克式建築物裡,趙公明和一個人正對飲著,

   
「怎麼了?為什麼一個人來?你不是說要介紹楊戩給我認識嗎?」
   
……我輸了……」平時意氣風發的臉變得頹喪不已,
   
「輸了?怎麼回事?」
   
「你告訴我楊戩的行蹤,我卻無法把楊戩的心奪回。」
趙公明說,(天啊!我為什麼要寫這種對白!?)
   
「奪回?你有情敵了嗎?」輕輕的笑聲迴盪在空盪的房間裡,
   
……那個叫做太公望的小鬼頭到底有什麼能耐?我真的想不透。」
趙公明恨恨的說,
   
「那麼你打算怎麼辦呢?是殺了他?還是殺了太公望?還是……
   
「呵,」趙公明笑了,「我要讓楊戩付出代價!」
   
「代價?」低低的笑聲流洩出來,
 「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才能從你身邊逃開呢?我很想知道。」
   
「你晚一點就知道了。」趙公明說,
   
……你的愛真讓人覺得可怕呢!得不到就毀了他……
看出趙公明的想法,那人這麼說著,

   
「你已經瞭解我的計畫了吧?」
   
「瞭解是一回事,可是……
人影緩緩起身,走到趙公明背後按住趙公明的肩膀,
 「這麼做值得嗎?這麼做的話代價可是很大的喔!」

趙公明凝視著面前的酒杯,裡頭血色的酒液在燭光映照下泛出絢麗的流光,
 「為什麼不值得?我妹妹她們既然是我的妹妹,為我奉獻出生命也是應該的啊!」
   
「可是……」人影似乎有些猶豫,趙公明緩緩起身,面對著對方,
   
「不要管這麼多,你幫不幫忙?」一邊說,趙公明一邊舉起酒杯,
   
……我幫你的話會有什麼好處呢?」這樣的問句流洩出來,趙公明笑了,
   
「幫我的話你就可以得到你最想要的東西,相信你比我更清楚才對。」
   
「是嗎?」執起酒杯,清朗的笑聲再度在室內擴散開來,
   
「那麼……我幫你的忙。」
   
「達成協議了嗎?那麼乾杯。」
   
「乾杯。」

就在須臾之間,楊戩跟太公望的命運有了極大的轉變。

    **        **         **        **         **        **         **

   
「這件事情跟趙公明的妹妹有什麼關係嗎?」
   
「趙公明他出賣了自己的妹妹。」太公望說,聲音極為冷靜,
   
「出賣?」
   
「是的。」太公望說,「他害死了他自己的妹妹。」說著,太公望看著記者,
   
「你有兄弟姊妹嗎?」話才剛出口,太公望隨即更正:
   
「抱歉,我忘記你是個孤兒……
   
「沒關係,」記者搖搖手,
 「我曾經有個親生弟弟,不過在我八歲的時候,他就被人領養了,所以我也不太
  記得他長什麼樣子。」
   
……你真是個好哥哥。」
   
「為什麼這麼說?」
   
「你們已經分別了十七年,你卻還記得這個弟弟的存在。」
   
「我如果是個好哥哥的話,我就不會眼睜睜的看他被人領養了……
說著,記者看著自己的筆記,「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太公望看了記者一眼,「你不會想知道的事情。」
   
「什麼意思?」
   
「我殺了人。」

    **        **         **        **         **        **         **

為了滿足瑪丹娜的口腹之慾,楊戩跟王天君總是忙到太陽快要出來才回家,
相較之下,太公望顯得閒閒沒事做,雖然太公望曾經提議過要幫忙,但是怕太公望
不習慣(是怕你心愛的紫之上被拐走吧?BY作者),楊戩總是要太公望在家裡頭
等兩個人回來,這天……

   
「太公望大人!我心愛的太公望大人!」

   
「維納斯!!!!!!」聽到維納斯的深情呼喚,太公望臉都綠了,
怎麼辦?太公望開始準備使用變化術,但是維納斯的腳程遠比太公望想像的要快!
   
「太公望大人!今天晚上沒有那些礙事的人,我們可以盡情的享受這個美麗的夜
  晚……
   
「維、維納斯,妳不要過來喔!」
一邊說,太公望一邊往後退,撞倒了背後的杯子,
   
「太公望大人,維納斯好喜歡您喔,我們是天生一對,您就別再害羞了吧!」
說著,維納斯靠了過來,太公望無助的往後退,
   
「維納斯!妳少一廂情願了!我跟妳什麼時候變成天生一對了?」

太公望試圖擺脫維納斯,維納斯卻一臉泫然欲泣的樣子,

   
「為什麼?為什麼您不喜歡我?我有哪點比不上那個楊戩?起碼我還是女的啊!」
誰相信妳真的是女的啊? BY 作者)
   
「妳、妳說什麼?是誰告訴妳的?」太公望一聽到維納斯的話就知道:事情大了!
   
「是哥哥……哥哥他告訴我的!你知不知道楊戩跟哥哥以前是什麼關係?你知道
  的話一定就不會再喜歡他了!」
   
「妳不要再說了!」太公望摀住耳朵,維納斯惡意的笑了,
   
「我就偏偏要說:楊戩以前是哥哥的情人!」
   
「啪」的一聲,維納斯的臉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我不是叫妳不要說了嗎?」太公望說,臉上充滿憤怒,

維納斯不敢置信的盯著太公望,
   
「太公望大人,您竟然為了楊戩打我?」
   
「我打妳又怎麼樣?」但是話還沒說完,太公望跟維納斯已經扭打成一團,
   
「維納斯!妳給我放手!」
太公望拼命的掙扎著,可是維納斯那可怕的蠻力仍然緊緊箍住太公望的雙手,
   
「反正過了今晚,你的楊戩就不再存在了。」維納斯說,太公望停下動作,
   
「妳說什麼?」
   
「哥哥告訴我們:除了你之外,楊戩跟王天君任我們三姊妹宰割。」
   
「所以?」
   
「今晚皇后跟瑪丹娜會殺了楊戩跟王天君。」
說著,維納斯慢慢把手伸向太公望的衣領,太公望閉著眼睛,看來是放棄抵抗了吧?
   
「太公望大人……」維納斯低低的呼喚著,
隨著這個聲音,太公望睜開眼睛,原本青藍色的瞳孔……
   
「太、太公望大人!」維納斯害怕的放開太公望往後退,


在微弱的月光下,太公望的眼睛竟然呈現金黃色!

太公望漠然的抬了下下巴,維納斯隨即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推到窗邊,
強大的壓力把維納斯壓在牆壁上動彈不得,

   
「你……怎麼可能?連哥哥都沒有這種力量……
還沒說完,另一股壓力壓住了維納斯的脖子,太公望慢慢走過去,
   
「楊戩他們現在在哪裡?」
   
「我、我不知道!」
   
「說!」太公望身上充斥著一股強大的壓迫感,維納斯仍不願意開口,
   
「看來妳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太公望說,隨即抬了下下巴,
原本壓住維納斯的力量陡然加大,瞬間將維納斯背後的牆壁壓垮!

   
「太公望!快點出來!」王天君的聲音從一樓傳來,
太公望隨即丟下維納斯往一樓衝,只見王天君跟楊戩兩個人都衣衫凌亂、滿身鮮血
的在一樓喘氣,
   
「怎麼了?難道……
看到兩人的狼狽像,太公望頓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卻隨即被背後的維納斯抓住
頭髮,
   
「太公望大人……」維納斯還沒說完,太公望直接推開維納斯往樓下衝,
   
「快走!」楊戩說,「我們好不容易從皇后跟瑪丹娜的手裡逃出來!快點!」
   
「什麼?皇后跟瑪丹娜都……」維納斯站了起來,(她是魔鬼終結者嗎?)

楊戩隨即擋到太公望身前,外面,一絲陽光透過厚重的窗簾鑽進室內,

   
「維納斯,」太公望沉聲說著,「妳最好站在那裡不要動。」
維納斯準備走下樓梯,太公望皺起眉頭,
   
「我再警告妳一次,站在那裡不要動!」
說著,太公望伸手抓住護在身前的楊戩和王天君的衣服,

   
「太公望!」王天君示意要太公望少說兩句,
已經是白天了,在這種時候,什麼法術都無效,唯一有用的就是肉體上的蠻力;
談到蠻力,他們三個人一定都不是維納斯的對手,而法力的話……

   
「安靜。」太公望說,隨即面向維納斯,「妳沒有第三次機會了!」


說完的同時,太公望拉著兩個人往旁邊的陰涼處躲,
而原本掛得好好的窗簾落了下來,

   
「嗚哇啊!!!!!!」維納斯的慘叫聲響徹室內,
在太陽的灼燒下,維納斯很快的化為飛灰,一旁的楊戩跟王天君都驚訝的看著,
   
「窗簾怎麼會無緣無故掉下來?」王天君心有餘悸的說,楊戩看看太公望,
   
「太公望,你的眼睛……」楊戩噤聲不語,太公望眨了眨眼睛,
經過這麼個小動作,原本的金色隨即變回原本的青藍色,

   
「這是怎麼回事?」楊戩問,太公望搖頭表示不知道,一旁的王天君默不作聲,

金色的眼睛……最強吸血鬼的表徵……連趙公明都沒有此等能力,
太公望會有嗎?但是從剛剛太公望的表現來看,白天能夠使用法術的確是非常奇妙
的事情……王天君想。
身為純種吸血鬼的自己一出生就是最強吸血鬼,但是遺憾的,自己永遠不可能活在
陽光之下;不過如果太公望真的修成的話,不必說白天用法力,就算堂而皇之的出
去曬太陽都沒有關係……

一旁的楊戩拍著太公望的頭,太公望默不作聲,

   
……我殺人了……
   
「不是你的錯。」楊戩說,「是我的錯……我不應該把你一個人留下來。」
   
……」太公望抬頭看著楊戩,「我死了之後會下地獄嗎?」
楊戩微微一笑,「就算會,也是『我們』一起下地獄……
看著面前相擁的兩人,王天君不期然的想起自己的父母。

 

遠方的趙公明已經感應到妹妹們的死,

   
「怎麼了?臉色這麼凝重?」
   
……她們三個人都死了。」趙公明說,一面看著對方:
 「接下來的計畫要靠你一個人實行了,沒問題吧?」
   
「為什麼會有問題呢?」笑聲迴盪在室內,
   
「你會對楊戩心軟嗎?」
   
「呵呵呵呵……我怎麼可能對他心軟呢?畢竟楊戩是最可能會妨礙我得到我『最
  想要的東西』的人啊!」
   
「那麼我可以信任你嗎?」
   
「你非得信任我不可,」明快的回答,「因為只剩下我一個人站在你這邊了……
   
「是嗎?」趙公明說,
 「但是到時候我根本看不到你是不是照我的意思在實行我的計畫啊!」
   
「那麼就放棄吧?」挑釁的語氣,趙公明隨即搖頭,
   
「放棄的話就浪費我妹妹們的犧牲了。」說著,趙公明起身,
 「我要準備回去了,以後的一切就拜託你了。」
   
「知道了。」

說著,光影和時間微妙的在室內流動著,
日光照著桌上的紅酒,在牆上映出一片光彩流離的影子,

   
……再見。」趙公明說,隨即放下酒杯,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室內的人微笑的看著趙公明,
   
「永別了……『老師』……

 

看著空蕩蕩的房子,楊戩跟太公望都知道:趙公明不會放過他們二人,
一旁的王天君:
   
「你們立刻逃走吧。」
   
「不行,」楊戩隨即否定王天君的提議,「我們走了,你一定會被趙公明殺了。」
   
「一個人死總比三個人死來得好。」王天君說,太公望拼命搖頭,
   
「即使我跟楊戩逃走了,他一樣有辦法找到我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打
  倒趙公明!」
   
「你瘋了!殺死同類是吸血鬼的大忌!」王天君說,
   
「反正我已經殺了維納斯,為了保住自己的命,我不可能讓趙公明繼續活下去。」
太公望說,(師叔!你何時變得這麼心狠手辣啦?)

   
「我贊成太公望的提案。」楊戩說,「王天君你呢?」
王天君看著兩人,「既然你們這麼說,我就捨命陪君子吧。」
說著,王天君看著兩人,
   
「趙公明什麼時候會回來?」
   
「應該是今天晚上。」王天君說,太公望下定決心似的說:
   
「那我們要有心理準備,畢竟趙公明跟維納斯她們不一樣,到時候可能會有一場
  激戰。」
   
「我們最好先有點準備。」楊戩說,旁邊的王天君點頭。

    **        **         **        **         **        **         **

   
「這種哥哥……」記者聽得癱在當場,犧牲自己的妹妹……太公望看著記者,
   
「你的臉色很不好。」
   
「是嗎?」記者伸手抹了抹臉,一片冷汗,

太公望一言不發的凝視著窗外,不知何時,窗外原本皎潔的月色已經蒙上一層烏雲,
風裡也透著陣陣寒意;記者微微打了個哆嗦,

   
「請用。」說著,太公望把自己的薄外套披在記者的肩膀上,
   
……謝謝。」說著,記者吸了吸鼻子,
太公望外套上的香氣透入體內,和著殘留其上的體溫滲入記者的肌膚,

   
「太公望。」記者第一次直呼太公望的名字,太公望緩緩回頭,
   
「什麼事情?」
   
……可以繼續嗎?」問著,太公望點點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不知何時,風開始變大了。

    **        **         **        **         **        **         **

子夜時分,太公望跟楊戩都沒有睡,兩人豎起耳朵聽著門外的動靜,

   
「來了。」不知是誰低低的喊出這麼一聲,外頭的天空已是濛濛微亮,
隨著腳步聲,太公望覺得自己全身的神經都繃得緊緊的,身邊的楊戩只是無聲的抱
緊太公望,

   
「楊戩……」趙公明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兩人都僵住了,
   
……!」毫無預警的,棉被被掀了起來,趙公明一把抓住太公望往外頭拖,
   
「放手!!!!!!」太公望試圖掙扎,卻只是讓趙公明的手勁越來越大,
   
「放開太公望!」
沒有想到趙公明竟會先攻擊太公望,有點狼狽的楊戩立刻追了出去,

   
「楊戩!太公望!」王天君也沒預料到這點,慌張的追了出去;
趙公明一手掐住太公望的脖子,一邊已經走下樓梯,站在空蕩蕩的一樓大廳,
   
「是誰殺了我妹妹?」
   
「是我!」不約而同的,楊戩跟王天君同時喊了出聲,
趙公明一臉意外的看著王天君,
   
「王天君!沒想到你竟然也背叛我了!」
說著,兩股強大的壓力把楊戩跟王天君壓在牆壁上,

   
「看樣子我當初沒殺你是個錯誤的選擇了,是吧?」
趙公明說,一邊加強掐在太公望脖子上的力道,太公望被掐得咳嗽不已,
   
「太公望!」
看見太公望身陷險境,楊戩努力的想掙脫那股壓力,但是只能被壓在牆上更加動彈
不得,
   
「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我今天終於理解原因了。」
說著,趙公明加強了力量,楊戩跟王天君都承受不住的閉上眼睛,
   
「楊……」太公望勉強睜開眼睛,只見楊戩跟王天君都被壓得臉色發白;

突然,力量消失了,隨著砰然巨響,兩個人都跌坐在地上,
微弱的陽光透過窗簾照了進來。

   
「好機會!」太公望用力的朝趙公明的手咬了下去,
   
「你這混帳!」隨著一聲怒罵,太公望整個人被拋出去,
   
「竟然敢反抗我?我要讓你死!」趙公明說,一邊走上前去抓住太公望的頭髮,
在深紅色的頭髮下,金色的眼睛正奕奕生光,
   
「你……
隨著這麼一聲,趙公明整個人被彈了出去,王天君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太公望……」楊戩喚著,太公望立刻衝上樓梯抱住楊戩,
   
「沒想到你的力量竟然……」趙公明站了起來,一步步向樓梯逼近,
兩個人開始往後退,太公望沈著的開口了:
   
「你知道你妹妹是怎麼死的嗎?」
   
「不就是被你殺死的?」說著,趙公明登上階梯,楊戩下意識的護住太公望,
太公望只是靜靜的開口了:
   
「你想知道你妹妹是怎麼死的嗎?」
   
「怎麼死的?」
   
「就像這樣!」
話還沒說完,窗簾落了下來,初昇的朝陽毫不留情的直射在趙公明身上,

   
「哇!!!!!!」趙公明哀嚎著,卻仍然繼續往上走,
   
「怎麼可能?」這下子換太公望膽怯了,
   
「你快躲開!」楊戩說,一面抱緊太公望,
但是這個時候,趙公明突然冷不防的捉住楊戩的腳踝,
   
「楊戩!我要你給我陪葬!」說著,趙公明直接撲向楊戩,
   
「乓!」清脆的一聲,趙公明摔倒在樓梯上,兩人下意識的回頭看,
   
「趙公明,我跟在你身邊這麼久,終於讓我等到今天了吧!」

槍口仍冒著青煙,王天君緊握著趙公明收藏的手槍說,

   
「你……
   
「你不是說了嗎?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王天君說,
 「你就慢慢在太陽下化為飛灰吧!」
說著,王天君拉著楊戩跟太公望躲進房間去了。

 

趙公明一個人躺在樓梯上,以他的能力,他可以抵抗日曬兩個小時,但是兩個小時
後,趙公明就會灰飛煙滅了,淚水靜靜的從趙公明的眼眶流了下來,

楊戩……如果你來救我的話……如果你不想殺我的話……如果你可以原諒我的話……
看著空無一人的走廊,趙公明知道: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妄想而已。

如果你對我還有一點點眷戀的話……如果你對我還有那麼一點點感情的話……
趙公明賭上三個妹妹、甚至是自己的生命,為的就是要知道:

楊戩對自己到底是怎麼想。
結果……我輸了,趙公明自嘲似的笑著,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自作自受」吧?
自己一手殺死了那個無條件的信任自己、關心自己的楊戩,
一手創造出現在這個楊戩……

炙熱的陽光毫不留情的照在趙公明身上,漸漸的,痛覺開始消失,眼前慢慢浮現出

一張臉:那是楊戩,二十歲時的楊戩,溫文的微笑著、在自己面前笑著,為了獨佔
那個笑容,自己跨越了那條禁忌的界線,最後招致這個結果怨不得誰吧?
趙公明想,但是腦子似乎越來越不聽使喚了;
漸漸的,意識也開始變得越來越模糊,眼前仍舊縈繞著昔日楊戩的影像:

 

    「楊戩,你知道這個是什麼嗎?」那是……那個時候的自己……
   
「白玫瑰啊!」

   
「那你知道它的花語是什麼嗎?」
   
「『我們相配』,不是嗎?」
   
「很好,那這個呢?」
   
「黃色鬱金香,對不對?」
   
「那你知道這個的花語嗎?」
   
「嗯,」楊戩歪著頭,「不知道。」
   
「它的花語是……

 

記憶中斷了,趙公明知道:時候到了。

楊戩啊,可否在我的墓前為我放一朵黃色鬱金香呢?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寫這回的時候心情真沈重……雖然說趙公明是本故事中最大的惡人,但是在在下的
感覺裡:在下想寫的只是一個不知道怎麼去喜歡一個人的可憐蟲,所以說寫到趙公
明死掉的時候,在下的感覺是憐憫多過高興的……
有的人說:當一個人寫小說寫到會隨著其中人物有喜怒哀樂的時候,那部小說就是

部成功的小說,不過以在下的文筆,能有點感覺就很偷笑了吧?隨著故事的進入尾
聲,寫起來也越來越沈重了,在這裡也請各位繼續支持下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