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進擊的巨人~160*170利艾一直線*泖龍闇煠*
關於部落格
~≧ω≦~啾咪~喵~Do~嘎~~利艾一直線~
噗浪:catofangel
  • 202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9

    追蹤人氣

夜訪吸血鬼

話說「夜訪吸血鬼」終於連載完了,所有主角配角都鬆了一口氣,

   
「月華還真不怕死……每次都讓我們超時工作說!」
 說著,場記兼打雜的聞仲說,旁邊的朱氏體貼的幫聞仲擦汗,黃飛虎則遞上一杯
 飲料,
   
「你還算好的!」本劇的第一主角太公望說,「哪像我?根本都日夜顛倒嘛!」
   
「唉……」楊戩也開砲了,
 「我才慘……看得到、摸得到、偏偏就是吃不著……而且我還一個人兼兩個角色
  ,你看累不累?」
   
「那總比我們好吧?」玉鼎跟太乙說,「我們一出場就變成祖孫了!」
   
「而且還讓我化老妝……」玉鼎氣得咬牙切齒,
   
「你那算什麼啊?」龍吉說,「我不是更可憐?一出來就被吸血、然後又有一個
  不幸的婚姻、最後還瘋掉,你說誰比較不幸?」
   
「不必說啦!」黃飛虎說,「我這種只出來一幕的最不幸了!」
 天化跟蟬玉開始抗議了:「那我們怎麼辦?除了名字之外連一幕都沒出來!」

   
「你們都還好啦……」普賢真人幽幽的說,背後還有三團鬼火,
 「我又被寫成壞角色了,還被小望拋棄……嗚嗚嗚嗚……

 所有人(楊戩跟太公望除外)以同情的眼光看著普賢:
   
「不要難過嘛,聽月華說下一次會寫你的第二部ㄟ!」
   
「嗚嗚嗚嗚……但是以月華拖稿的實力,不知道民國幾年才有我上場的機會……
   
「啊!月華來了!」不知道是誰說了這麼一句,在場一堆怨靈立刻找到對象,

   
「大家聊的滿愉快的嘛!」月華說,一邊閒閒的用五火七翎扇搧風,
   
「怎快!」大家異口同聲的說,
   
「是喔?」月華閒閒的從口袋拿出一卷錄影帶,
 「那我們來看看NG鏡頭好了!這樣就會愉快了吧?」
   
OH NO!!!!!!」現場哀嚎連連……

 《第四話太公望換衣服的時候》


   
十分鐘……
   
二十分鐘
……
   
三十分鐘
……
   
「月華,師叔該不會洗澡洗到忘記起來了吧?」

   
「不會吧?」月華
   
「我進去看看。」說著,楊戩直接推開房門,只見裡面的太公望……
   
「你這變態!!!!!!疾!!!!!!」

   
在攝影機拍到太公望之前,楊戩已經被打飛了。
   
事後……
   
「楊戩,你到底看到什麼啊?」月華

   
「不告訴你!」楊戩一邊擦著鼻血一邊這麼說……
   
(結果一直到殺青,我們都不知道楊戩到底看到了什麼……

 

    《第四話楊戩與妲己聊天時》

   
「唉唷,妳就別再挖苦我了,ㄇ……」ㄇ了老半天,那個「媽」字硬是說不出口,
   
「卡!」月華不滿的走上前去,
   
「楊戩,你已經NG第五次了ㄟ!」
   
「但是,」楊戩變身成妲己的樣子,「人家不習慣嘛!」
   
「為什麼不習慣?」
   
此時妲己的手搭上月華的肩膀,
 「我覺得:楊戩對叫我一聲『媽』有嚴重的抗拒感……
   
「怎麼辦呢?」月華考慮中……「有了!」
   
「什麼辦法?」
   
「你的角色就換成普賢演,這部戲改成普太算了!」月華說,
   
「媽!」說時遲那時快,楊戩已經衝口而出……
   
(楊戩真好騙啊……

 

    《第五話太公望學跳舞的時候》

   
「哇!!!!!!」楊戩痛的坐在地上,
 「太公望!才一分鐘不到,你已經踩到我的腳三次了!」
   
「呃……」太公望實在想不出話回答,「第一次都是這個樣子嘛!」
   
「是沒有錯,」楊戩坐在地上說,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個人竟然笨到三次都在同一個小節踩到我的腳!」
   
「楊戩!!!!」
 太公望實在很想撕爛楊戩那張嘴,但是現在形勢不如人,忍耐、忍耐,太公望只
 能拼命的這樣告誡自己,
   
「太公望,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學華爾滋,我們改學這個!」
   
咦?劇本沒有這個啊!月華正要喊卡的時候……
   
「噗!」聞仲流鼻血了!


   
只見現場的楊戩竟然摟著太公望跳「黏巴達」……

   
「楊戩!!!!!!」還沒等月華開罵,不知何處飛來一堆武器,

   
「不要對師叔(小望)毛手毛腳的!」
   
楊戩重傷倒地……
   
(楊戩,拜託你別天天想著吃豆腐好吧?)

 

    《第七話太公望要抱楊戩的時候》

   
「楊戩!」太公望出聲叫著,楊戩沒有回頭,只是一味的向前走,
   
「有什麼事情回家再說吧。」楊戩說,聲音裡有著濃濃的無奈,太公望看著楊戩
 的背影,只能默默的跟上去,然後伸手從背後抱住楊戩,
   
……
   
…………
   
………………
   
「楊戩!該你講話了!」沈不住氣的月華終於開口,
   
「(再等一下下嘛……)」
   
(楊戩!你到底在演戲還是在吃豆腐!看我晚一點怎麼整你!)

 

    《第八話》

   
「我好討厭我自己……我覺得我好墮落……」楊戩說,仍舊沒有抬起頭來,
   
「那不是你的錯,錯的是那個男人!」
 太公望說,一邊抱住楊戩,這次楊戩沒有再把太公望推開,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楊戩,你給我記住……」太公望恨恨的說,一邊任由楊戩在那邊假哭……
   
(楊戩!你玩完啦!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很大的SERVICE!)

 

    《第八話》

   
「看樣子又要用非常手段了……
 楊戩心想,一邊脫下襯衫,隨即鑽進被窩裡頭,從背後抱住太公望。
   
感覺到楊戩冰涼的體溫,太公望自然的偎向楊戩,兩人就以這樣曖昧的姿勢相擁
 著,突然……
   
「楊戩……」太公望小聲的喚著,

   
「嗯?」楊戩隨口答應,只聽見太公望的聲音:
   
「不要像普賢一樣、把我一個人丟下……
 太公望嗚咽的說,楊戩輕輕摸著太公望的頭,
   
「放心,我不會把你一個人丟下來的。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我一定會在你身邊守
  護著你……所以……師叔嫁給我吧!」
   
劇本沒有這句啊?月華還來不及開口……
   
「楊戩!!!!!!」普賢首先發難,

   
「普賢不要衝動啊!」月華慌張的勸阻著,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AFTER 5 MINUTES……

   
「你說,這下子戲要怎麼拍下去?」月華站在幾乎全毀的布景前說,
   
「改演普太吧!^_^」普賢笑容滿面的說……
   
(普賢,原來你的目的是這個……

 

    《第九話》

   
「普賢在學校裡有兩個很要好的同學,一個叫做聞仲,另一個叫朱氏;詳細情形
  我並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普賢身為聞仲的好友卻暗戀著聞仲的未婚妻朱氏,
  兩人在學校時代就曾經為了朱氏而差點反目成仇,最後朱氏選擇了青梅竹馬的
  聞仲而非普賢。」
   
此時……
   
「別人的性命是匡金又包銀……

   
「誰在唱『金包銀』?」月華問,「而且還唱得五音不全跟『哭調仔』一樣……
   
「是……」場記(因為聞仲去拍戲了,所以由武吉擔任)看了看,
   
「好像是武成王……
   
「啊?」
   
「月華,你忘記武成王跟聞太師是……(消音)結果妳竟然把聞仲跟朱氏湊成一
  對,怪不得武成王要唱金包銀……
   
(難不成要讓聞仲他們三個湊一對嗎? BY 在聞朱配與聞飛中猶豫的月華)

 

    《第十話》

   
「楊戩BABY……
 熟悉的聲音,楊戩睜開眼睛,只見趙公明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如過去的微笑著,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楊戩瞪著面前的趙公明,趙公明一臉無所謂的對楊戩拋了個媚眼,
   
「噁……」楊戩吐了!
   
「卡!」月華很不滿的走出來,
   
「你們兩個在幹什麼啊?已經NG了十五次了!」
   
「月華,」楊戩以極為虛弱的聲音說,「拜託不要再拍下去了,我快脫水了……
   
「跟我這種貴族對戲應該是你的榮幸,楊戩BABY……
 說著,趙公明又拋了個媚眼,
   
「噁……」連月華也一起加入吐的行列,一旁的聞仲則是一臉無法消化的樣子……
   
「老爸。」一旁的黃天化開口,

   
「我知道。」黃飛虎說,「幸好我們沒有下場演……
   
(其實有時候,不必上場也是一種幸福……

 

    《第十一話》

   
「告訴我:你跟那個小可愛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楊戩不屑的瞪了趙公明一眼,「你真下流。」
   
話還沒說完,「啪」的一聲,一記狠狠的耳光打在楊戩臉上,楊戩只是輕輕摸著
 自己的臉頰,眼前的趙公明一臉怒氣,
   
「誰教你反抗我了?」
   
「卡!」月華說,「趙公明,你要生氣一點嘛!重來!」
   
「等一下!」楊戩說,「已經NG第四次了你還不滿意啊?」
   
「當然囉!我要求的是絕對的完美!重來!」
   
楊戩只有苦著一張臉準備再被打一次……
   
(誰叫你剛剛只顧著揩油,忘記演戲了?)

 

    《第十二話》

   
「呼……幸好有你在……
 太公望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一個溫暖的東西已經把太公望的嘴唇給堵住了,
   
「楊……」太公望登時傻在現場,連掙扎都忘記了,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
   
「楊戩!時間、時間!」

 無視於場邊猛打暗號的場記,楊戩還是繼續吻下去,而且楊戩的手……

   
「楊戩!我們這部戲是輔導級的!」

   
「那簡單!」說著,現場的燈泡全部被楊戩用三尖刀打破,
   
「楊戩!!!!!!」月華暴走……
   
(楊戩,你給我記住!)

 

    《第十二話》

   
第二天,楊戩跟太公望一人提著一個皮箱回來了,

   
「終於捨得回來啦?」趙公明仍舊是那種冷冰冰的語氣,太公望逕自上樓去了,
 趙公明連看都不看楊戩一眼,
   
「快點去換衣服準備出門了。」說著,趙公明逕自出門,
 坐在餐桌前的王天君抬起頭來,楊戩的腳才剛踏上樓梯時……
   
「楊戩。」王天君叫住楊戩,

   
「什麼事情?」楊戩回頭,
   
「偷吃不是罪過,不過不懂得擦嘴可是罪過喔!」
   
「什麼意思?」楊戩挑眉問著,王天君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你回房間自己看吧。」王天君說,
 「記得:等一下衣服可要挑一件領子高一點的穿。」
   
「什麼意思……咦?」
 看向樓梯旁掛的鏡子,楊戩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頸子上有一塊明顯的紫色痕跡,
   
「王天君那傢伙……」下意識的,楊戩用手遮住自己的脖子,苦笑著上樓去了。

 

    拍完之後……
   
「為什麼沒有演出來?」楊戩問,

   
「我們拍的是『輔導級』的,請不要以為我拍的是限制級影片好嗎?」
   
「但是……」太公望生氣的說,
 「為什麼楊戩毛手毛腳的程度讓我覺得好像在拍A片?」
   
「你怎麼這麼清楚?難道你拍過!?」這次被嚇到的人是月華……
   
(師叔,難道你真的窮成這樣……

 

    《第十三話》

   
「怎麼了?」
 太公望無聲的動著嘴唇,楊戩掀起棉被起身,兩人隨即快速的套上睡衣,
   
「是誰?」楊戩出聲叫著,只見王天君穿牆而入,
   
但是此時……
   
「哇哈哈哈哈!!!!!!」太公望跟王天君同時爆笑出聲,

   
「你們是怎麼了?已經笑場第四次了!」
   
「月華,我不是跟妳說過:那件睡衣不適合楊戩嗎?」聞仲說,
   
「但是滿可愛的ㄟ……」普賢說,「這可是我特別去挑的說……
   
「不過也『太可愛』了吧?」月華心情複雜的說,
   
只見楊戩身上穿著一件凱蒂貓的睡衣呆立現場……
   
(這就是我的復仇啦!!!!!! BY 普賢)

 

    《第十三話番外暴走篇結束後》

   
月華重傷倒地……
   
「怎麼辦?」玉鼎說,「把她丟掉嗎?」

   
「我拿來當實驗器材好了……」太乙說,
   
「不行!她死了的話我的SERVICE怎麼辦?」楊戩只顧自己的SERVICE
   
「對啊!她死了的話,我的普太就沒指望了!」普賢有點擔憂的說,
   
「反正不會有好事,她還是死了算了……」太公望這麼說……
   
(你們這群沒人性的傢伙……

 

    《第十五話》

   
「太公望大人!今天晚上沒有那些礙事的人,我們可以盡情的享受這個美麗的夜
  晚……
   
「維、維納斯,妳不要過來喔!」
 一邊說,太公望一邊往後退,撞倒了背後的杯子,
   
「太公望大人,維納斯好喜歡您喔,我們是天生一對,您就別再害羞了吧!」
 說著,維納斯靠了過來,太公望無助的往後退,
   
「維納斯!妳少一廂情願了!我跟妳什麼時候變成天生一對了?」
 太公望試圖擺脫維納斯,維納斯靠了過來,
   
「太公望大人!」
   
「瘟!」
   
「核融合!」
   
「鑽心釘!」
   
於是就在太公望尚未出手的情況下,維納斯被封神了……
   
為了避免開天窗,月華最後將劇本改寫成大家看到的樣子……

 

    《第十六話開拍前》

   
「楊戩,你跟趙公明在第十七回會有對手戲喔!」普賢說,
   
「什麼對手戲啊?」
   
……親熱戲喔!」
   
「什麼!?」楊戩當場半妖態,
 「親熱戲?我跟師叔都沒有了!趙公明算哪根蔥!?」
   
「可是啊,」普賢說,「這是應讀者要求要有SERVICE場面啊!」
   
「那為什麼不是跟師叔?」
   
「小望當然是跟我拍親熱戲啦!」普賢說,
 「你想想看:兩個美少年比一個大人跟一個小孩好看多了吧?這是為了視覺效果
  ㄟ!」
   
「普賢真人……」青筋暴起,「你想看看真實嗎?」
   
「誰怕誰?」普賢已經把太極符印拿出來了,
   
「雷公鞭!」月華先發制人,
   
「月、月華大人……」旁邊的武吉呆立現場,
   
「今天休息!等兩個活著回來以後再拍!」
   
(還好他們活著回來,否則就開天窗了!)

 

    《第十六話第二次開拍前》

   
楊戩特別到月華身邊,
   
「月華大人,聽說下一場有親熱戲是吧?」
   
「我不是叫普賢去跟你說了嗎?你跟趙公明啊!」
   
「月華大人,我求求妳:我從小被賣到崑崙山(通天:喂喂喂!),整天都要擔
  心別人發現我是妖怪仙人;好不容易有一個不錯的師傅,沒想到師傅就突然莫
  名其妙的死了,(玉鼎:什麼莫名其妙啊?我可是為了保護你才死的!)這樣
  就算了,連我那無緣的老爸都在我面前被封神;而現在我好不容易有一點點小
  小的快樂,這麼一點小小的幸福也要被你們剝奪嗎?」
 楊戩說,眼眶裡頭含著淚水,
   
「嗯……說得也對……
 月華想,其實在之前,月華已經收到了好幾封替楊戩請命的信函,
   
「那可不可以拜託妳:把SERVICE的對手換成師叔,好嗎?」
   
「讓我考慮看看……
   
月華想了想,於是便把劇本改編成BETA版本……

 但是在看到BETA版的時候,本劇最辛苦的主角太公望發飆了:

   
「月華!為什麼會出現SERVICE場面?」
   
「應楊戩要求加的。」
   
「我不要!日夜顛倒就算了,我還要忍受諸多角色(尤其是趙公明)的凌虐,現
  在竟然還要演出SERVICE場面?」太公望說,
   
「我也不想啊!」很傷眼睛的ㄟ!
   
「那就不要有SERVICE了!」
 師叔說,但是在楊戩的壞榜樣下,劇中許多主角紛紛前來找月華說情,最後煩不
 勝煩的月華:
   
「好了!!!!!!我把劇本的ALFA版完成了!」

   
大家擠過來一看,現場一堆人開始暴走:
   
「這是什麼?我跟維納斯?」
   
WHAT?趙公明?我不要啊!!!!!!」
   
「武………………」現場已經有人直接呈現彌留狀態,
   
「為什麼連我也被拖下水!?我不要啊!!!!!!」
   
「咦?連天祥也有戲份啊?天祥跟天化哥哥兩個……
   
「哇!不要看!不要看!」天化連忙摀住天祥的眼睛,
   
「月華!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我會跟『雲子』!」
   
「根據大家的希望,我經過非常精密的交叉比對之後確認:這個結果會是最多人
  滿意的結果。」
   
「那是什麼爛交叉比對啊?程式是誰設計的?」
   
「要扁的話到美國去扁比爾蓋茲吧!」月華說,
 「我可是用目前最多人用的暈倒系列算出來的喔!」
   
「可是我不要啊!!!!!!」
 現場哀嚎連連,還有人已經拿出繩索、刀子跟一堆法寶,
   
「大家不要衝動啊!」月華忙著說,卻沒有人理月華……

 

    最後,為了避免所有演員自我封神,月華把劇本改寫成GAMA版(也就是現在大
 家看到的這個版本)……

 

    《第十六話》

   
「太公望……對不起……」說著,楊戩頹然倒下;
 最後在一片白花花的光線中,楊戩看見了太公望在對自己微笑。
   
「喀」的一聲,彷彿在為主人哀悼似的,懷錶的時間停在三點二十分。

 

    「月華,為什麼要讓我死掉?」
   
「叫你死就死!不要囉唆!」
   
……」看到月華手上的雷公鞭,楊戩不敢再開口,
   
「月華,可不可以不要讓我上場了?」普賢說,背後鬼火亂飛,
   
「為什麼?你不是一直很期待嗎?」
   
「為什麼我要演反派?」
   
(我絕對不會說:這是本人的惡趣味,喔呵呵呵呵……

 

    《第十七話普賢提及趙公明的過去》

   
「卡!」月華說,
   
「這已經是第16NG了!」太公望說,
   
「我也沒辦法啊!」月華說,
 「普賢,拜託你:念台詞的時候『嚴肅』一點好嗎?」
   
「沒辦法啊,」普賢臉上掛著微笑,
 「我一想到這一段的內容就不由自主的想笑……
   
(普賢,看到楊戩被寫得這麼慘你很高興是不是?)

 

    《第十七話》

   
「你來做什麼?不會是專程來看我落魄的樣子吧?」
   
「我送楊戩的遺物來給你。」
 說著,王天君丟出一樣東西,太公望反手打算接住……
   
「哇!」

   
「卡!」月華再度喊停,
   
「好痛喔……打到了……」太公望一邊揉著頭說,
   
「對不起……」王天君一臉羞愧,
   
「所以我說應該要這樣丟嘛!」
 黃飛虎一邊拿起懷錶要示範,但是當黃飛虎把懷錶丟過來時……
   
##$$@@*&*&~~~」還沒來得及有反應,太公望已經被打昏了
……
   
(黃飛虎,你還是別演了吧……

 


   
「為什麼大多是我出醜的畫面?」楊戩首先開始抗議,
   
「因為你戲份多啊!」
   
「那為什麼沒有我跟太乙的?」玉鼎說,
   
「其實是有啦……」月華推推眼鏡,「不過我不太確定你們敢面對事實嗎?」
   
「什麼事實?」兩人面面相覷,
   
「就是事實啊!」月華說得理直氣壯,現場八卦的眾人開始紛紛猜測,
   
「難道是玉鼎跟太乙的SERVICE畫面?」
   
「玉鼎的出浴鏡頭?」
   
「到底是什麼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猜著,完全沒有發現月華已經趁亂逃走……


《全文暫時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